草根战神传

草根战神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8:05:57

最新章节: 《草根战神传》已经完本了,现在新书已开,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,更新已经进入正轨,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。新书书名:《星际猎国》链接:http://www.17k.com/book/698285.html简介:一个地球上的强盗、雇佣兵,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。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,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,在这个宇宙

155 天空行者

春天的沛水是最美丽的季节,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,透过大树的树冠,在地上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。

光斑随着风来回移动,人躺在这里心情就会不由自主的乐观起来。

张狂现在就躺在树下,仰着脸看着树荫里面的光亮,看着这些光亮组成各种繁复的图形,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愉悦中,无法自拔。

饭后躺一躺,真是天底下最舒服的事情了。

张狂是谁?张狂可是土生土长的沛水人,虽然他老家是在永宁州,但他们家是头一批来到沛水的流民,是在沛水惨案发生之前来到的。

张狂现在还记得,那个血火交加的夜晚,正是自己激励了大家奋起反抗,就连六子哥后来都很佩服我呢。

张狂每当想起那天的经历,就特别的骄傲。

老天最眷顾勇敢者,当张狂随着人流冲杀一夜后,在那些梦中都未曾见过的血肉刺激下,张狂居然觉醒了。

那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,他突然觉得身边的时间变慢了,他突然觉得世界没有了任何声响,一切都是慢镜头。

而最关键的是,在他的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居然出现了无尽的光点,他甚至能看见那些密集的光点在觉醒者的手里,变幻着各种形态,随之而来的就是种种异常玄妙的法术。

那时候,张狂就知道了,自己肯定是觉醒了。因为在课堂上,杨帆和左磐玉大人不止一次为大家讲解过觉醒是怎么一回事。

能感悟到元气波动的人,那可是万中无一啊。

觉醒的张狂带给家人无尽的欣喜,全家都升公民了,自己也正式成为了木板学校的一员,而且再学校里自己的成绩也是出类拔萃的。

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美好,未来就是黄金大道啊。

可是好景不长,在八年前,木板学校推广的一门新课程终于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。

那一年,流火大人正式组建天空行者,所有觉醒者和剑师,都被要求参加这支秘密部队,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张狂从名列前茅变的垫底了。

那是多么苦逼的训练啊,当张狂第一次穿上空行者铠甲后,他的炼狱生涯终于开始了。

奇怪的黑铁铠甲,跟所有士兵穿的都不一样,轻薄而且异常坚韧,据说这一套铠甲造价高达上万枚金币。

也难怪价值高昂,就看两个手臂上那片小小的黑铁匣子,还有里面长达200米的绞索,你就能想到,这套铠甲到底是多精细了。

左右手的护臂上,各隐藏着一条绞索,绞索的前端有一枚如同果核一样大小的矛尖,每当这个矛尖刺入物体时,从里面能弹出六根倒刺,死死的咬住物体,空行者就是依靠这两条抓索才能在密林群山中穿行,如履平地。

不仅如此,当你的技巧愈发娴熟之后,你还可以在你前胸后背也安装上这样的抓索,最牛逼的空行者能够同时操纵六条抓索,在半空中飞舞。

不仅如此,空行者训练最严苛的就是风行术,抓索配合风行术,居然真的能让人在空中飞舞啊。

凌空旋转365°然后擦着水面飞跃沛水你见过没?肖涅槃这小丫头就能做到。

四索齐飞,足不沾地穿行大雪山里的百尺峡你见过没?二喜这小子就能做到。

这些好朋友都比我厉害,就我现在还再用两条抓索,而且连沼泽里的密林都飞跃不过去。

张狂没有哀叹多久,就在他的面前,就在他脑瓜顶上,一条高速飞来的抓索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那条抓索狠狠的刺在树干上,六根倒刺同时翻出,狠狠的抓住树干,笔直的绞索就在张狂的身上悬着,绷的紧紧的。不一会一条火红的身影就从远方冲了过来。

那身影在张狂的头顶上翻了一个跟头,轻巧之极的落在他的头顶,那姿势就别提多潇洒了。

“张狂,你又开始偷懒了,空行者正在挑选队员呢,流火大人要出征了,这次要带50名空行者一起随行呢,我和二喜都报名了,你去不去…”

说话的肯定是肖涅槃这丫头,张狂连眼都懒得睁,除了这个黑丫头外,没有那个人无聊的会在他头顶翻跟头。

肖涅槃确实很牛气,人家可是流火大人亲自起名的,哥哥现在是弯刀军的军长,手里有一千精锐呢。

据说肖涅槃和他哥哥肖王侯,都是流火大人给起的名字。

她哥哥以前叫土猴子,最是上蹿下跳没个人样子的,可是人家命就是好,卖命杀了一夜的火修,居然让流火大人赐名了,而且还给了他一个无比大气的名字,肖王侯。

靠,这明显就是要给他肖家封王啊,这名字一出,整个黑铁军团是一片口水声啊,都羡慕死了。

哎,也没办法,谁让土猴子那天晚上杀的火修最多呢?而且人家还有个好妹妹,被大火吞噬一夜,居然没死的天生火修,也是流火大人赐名的肖涅槃。

这兄妹俩,现在在沛水的风头,比二愣子还大啊。哦,不对,不对,二愣子现在改名字了,流火大人赐名,武战。

张狂翻了个身,侧身躺在地上,嘴里没好气的说。

“我又比不了你,现在都能操纵四条抓索了,我去不就是拖后腿吗?”

还没等肖涅槃教训这个懒蛋呢,从树后传来一个声音,好悬没把张狂给郁闷死。

“张狂啊,张狂,以前看你挺有出息的,怎么这几年越来越倒灶了?想当年跟我争奖学金的时候,你可够狂的,怎么现在当孙子了?你对的起那个狂字吗?那可是你爷爷临死前给你的名字…你丫的不想报仇了…”

张狂当时就跳起来了“二喜子,你有种和我单挑,让你两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…”

二喜子一看张狂怒了,这才从树后钻出来。

“我跟你单挑?我懒得费那个功夫,大人正在选人,你想打架就赶紧报名去,战场上有你动手的时候…现在你咋呼个屁啊…”

二喜不愧是年轻一代的雄辩家,当初能在矿场把李飞扬好悬骂吐血。现在激怒一个张狂,那还不简单。

“张狂啊,张狂。你这几年怎么了?不就是穿行考试不及格吗?可是你格斗术可是咱们所有人里最好的啊…”

“摸摸你腰里的那两把长刀,如果你对得起他俩,你就继续在树荫里睡觉去,如果你还知道害臊,就跟我俩去沼泽,好好练练的铁索…”

“不为别人,你还要为你惨死在那一夜的爷爷,你也应该报名参战…”

二喜的话刺激的张狂浑身发抖,他那受得了这种挤兑啊,他也是血性男儿,那一夜惨案中,没有士兵保护他就敢玩命的主,现在有人说他怂,他怎么能不怒。

“走就走…”说完,左手臂上铁索激射,挂在一颗大树上,随后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量带了起来,飞速向前冲去,如同掠过草地的一只飞鸟,迅速向南方扑去。

张狂怒火攻心,今天算是超水平发挥了,两天抓索左右激射,带着他的身躯迅速消失在南方的密林之中。

肖涅槃和二喜相对一笑,看来今天的激将法真是有用啊。笑完了,二人身上抓索飞扬,三下五除二,就追赶上了前面的张狂。

“狂哥哥,你不要总用眼睛盯着抓索,你要把操纵变成下意识的举动,就像你吃饭一样,你会拿起筷子来,然后瞄准你的嘴吗?不会,因为筷子找你的嘴,已经成了下意识的举动了….眼睛放平,看前方…”

“张狂,你现在要战胜的不是技巧,你要战胜你对天空的恐惧,抬头看着天空,就当你是一只飞鸟…”

肖涅槃和二喜一边激励着张狂,一边在张狂左右翻飞,一会冲到前面,一会有撵在后面。时不时还来一个弹跳,把身躯跃上十几米的高空。

在天空中,两名年轻人怪叫着、狂喜着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烈风,追逐着传林而飞的惊鸟。在他们身体坠落之时,当他俩即将坠地那一刻,奇迹的抓索总能把他俩带回空中。

他俩在演示,他俩正亲自给张狂演示,他们不希望自己的朋友颓废下去,他们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。

朋友的亲身示范,终于鼓起了张狂的勇气。他怪叫着,终于不再看手里的抓索了,管他打在那里呢?他要用身体感受飞行,而不是用眼睛去体会。

那一刻,张狂还真的感悟到了飞行的乐趣,原来放弃自己的眼睛,用自己的感觉穿行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情。

多年的恐惧心理居然在那一刻全都消失不见了。

风行术和抓索还真是绝妙的一对,黑铁打造的抓索尖锐异常,无论是树木还是岩石砖瓦,抓索都能轻松刺进去。配合上风行术带来的身轻如燕的效果,这批空行者居然真的飞起来了。

“狂哥哥,你看,天上有一群白鹭啊…肯定是你这个大笨瓜给惊起来的,咱们冲过去抓住它啊…”

肖涅槃和二喜率先冲了过去,那速度比飞鸟还快。

可惜啊,肖涅槃过分高估了张狂的水平了。当他稍稍一分心,左手的抓索一击扑空了,把一颗大树划出一条白痕后,坠落在了沼泽了。

而突然失控的张狂,如同一块笨石头一样,翻着跟头就撞到一颗大树干上了。

哎呀,这下可够狠的,无尽的落叶象下雨一样飞了下来,在地面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毯子。

满头金星的张狂,跌落在毯子上,心里长叹一声。

“哎…又失败了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