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根战神传

草根战神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8:05:57

最新章节: 《草根战神传》已经完本了,现在新书已开,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,更新已经进入正轨,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。新书书名:《星际猎国》链接:http://www.17k.com/book/698285.html简介:一个地球上的强盗、雇佣兵,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。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,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,在这个宇宙

146 谁来救难

战场的变化实在是太有戏剧性了,当所有人都以为流火死定了的时候,他的师傅柳老突然出现了。

难道这漫天的大风暴,也是柳老的怒火。

没错,你没猜错。这场风暴还就是柳老召唤出来的,大精通一怒,天地为之变色。

当柳老悠扬的声音随风飘荡之时,战场上根本就没有他的身影,可见柳老现在的距离还远的很。

强叔已经呆住了,他是即将跨入大精通的人,他以为自己已经触摸到那层境界了。可是今天柳老施展的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之时,他看到了一个想都不敢想的神秘世界。

大精通啊,无视元气分类,直接操控力量的本源。

大精通啊,无视法术的反噬,威压一切法术的副作用。

这才是真正的神呢,这才是真正的觉醒者呢。人在天地间,天地又在他的心中。

在柳老悠长的声音中,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如同听见号角一样,发疯似得往战场集中,狂风大气,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。

也许是柳老心存善念,那些密布的雷电居然没有一根劈下来。

玉飞要疯了,他死死抓着头发,郁闷的想骂人。

“操、操、操,情报不是显示他在永阳山里游玩吗?这三千里路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?是谁给他的情报…”

“难道,这个流火又要活了,难道就杀不死他…”

“不对,不对,听声音,老柳现在至少在百里之外,他没那么快过来,我们还有机会…”

现在玉飞杀死流火的念头太强烈了,尤其是他发现黑铁装备的古怪后,就更不能留下流火了。

小兔崽子,你才二十多岁就已经这么难缠了,长大了还怎么得了。而且,你居然鼓捣出了这么逆天的装备,我就更不能留你了。

想到这里,李笑眼中精光一闪,与此同时,在战场上的强叔眼前突然一亮,一个微小的火球在他面前炸开了。

短暂燃烧的火球里居然浮现出李笑的脸,无声的李笑正在说话。强叔当然会唇语,一看就知道了。

“老天啊,你居然让我杀了流火?在他师傅的眼皮底下…”

“还让我弄成误杀的假象?”

“我靠,我又不是神仙,我有什么办法…你这是想我死啊,想我死在老柳的手里啊…”

可惜强叔没选择,他这个替罪羊是当定了。

“罢了,罢了,我自幼被老家主收养,老家主待我如父亲一样,我这条命就还给你们李家吧…”

想到这里,强叔胸前黄光四射,一道密集的石笋就要从陷坑里召唤出来了。下一秒,流火他们恐怕就要变成一串串糖葫芦了。

而这时候,柳老还在百里之外。

运道啊,一切都是运道。流火真真是命不该绝,就在强叔即将施法之时,一道闪电从西方天际直冲而来,狠狠的劈在他的胸前。

就这一下子,打散了他聚集起的元气,也把他狠狠的劈倒在地。

这是什么情况,这道闪电根本就不是从天上来的,难道这不是柳老的法术?

强叔还真猜对了,援救流火的根本就不是一拨人。从西方现在黑压压的又冲过来500骑兵,而且是异常彪悍的骑兵。

顶着柳老召唤出来的狂风,居然马速一点不减。

看清楚了,在马队正前方,一名黑衣人正在施法,一道元气屏障就罩在马队的前方,在狂风中,马队跑的比顺风还快。

这是谁?今天这是怎么了?沛水地面也太邪性了,这半天功夫居然乱成这个样子。

西面的马队一水的赤鳞马,看样子比造化门的战马还要高大强壮。马上的骑兵穿着黑暗者的标准装备,全部是黑底金线的皮甲,身后的披风被紧紧的裹在身上。

“黑暗者?居然是黑暗者的骑兵…”

这下造化门的士兵们全乱了,纷纷组阵准备抵抗突如其来的袭击。可惜他们可没有一个高手帮他们屏蔽狂风,乱糟糟半天了,也没排出一个像样的阵型。

这时候那名冲在最前面的黑暗者突然高喊一声。

“杀了他们,给采石场的兄弟报仇啊…”

“杀…”五百精锐从嗓子里发出整齐的喊杀声。

当那名带头者的声音传遍战场之时,土坡上的玉飞好悬没瘫软在地上。

“疯…疯…疯子….他…他怎么来了…”

“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?这些怪物怎么就全出来了?来了一个老柳还不够,居然连这个失踪已久的疯子都钻出来了…”

“妈的,这两个人,我哪一个都打不过啊…”

玉飞已经没法再矜持了,这时候再端着他那风雅的架子,可就真成傻逼了。

“防守,防守,都撤回来…”

玉飞一边往下跑,一边高喊。可惜已经晚了,那五百黑色骑兵已经砸到军阵之中了。

无数人体被撞到天上,无数战马被撞倒在地。马蹄践踏着地上的死尸,法术的光芒在收割着生命。

顶风逆袭的骑兵,居然把顺风作战的军阵给冲了个七零八落。不少士兵居然被后退的人浪给挤进了陷坑。

正好流火他们在下面,白白让他们杀了个够。

这时候玉飞也已经冲到战场了,挥手间一道白色的冲击波席卷大地,在这道冲击波的影响下,无数黑暗者的心脏就如同被大手捏过一样,疼的人无法呼吸。

不仅如此,连他们的战马也受到影响了,痛苦不堪的战马到处乱窜,把马背上的骑兵一个个的甩了下来。

万幸这些黑暗者的控马术很强大,并没有出现崩溃的局面。

“哈哈,玉飞居然也在这啊,见到哥哥我,也不知道请安…”风大人一看是他,立马调笑起来。

不过他心里可是在咬牙切齿的骂呢。你个伪君子,居然敢对我儿子下手,老子弄死你。

玉飞的反应那可不是一般的强,张嘴就是瞎话啊。

“所有人听令…流火勾结黑暗者,背叛造化门…他是咱们的生死之敌,杀了流火…”

我靠,这倒打一耙的本事还真是信手拈来啊。

流火的运气果真是天授予的,正当玉飞要对流火下毒手的时候,东方天际的闪电终于劈下来了,伴随着电闪雷鸣,一匹雪白毛色的战马冲入人们的视线之中。

柳老终于是赶到了,在流火命悬一线之时赶到了。

谁说柳老不着调?谁说柳老太贪玩?在关键时刻,还是柳老能救火啊。

“玉飞,你丫的给我死去…”

一道巨大无比的闪电狠狠的冲玉飞劈去,幸亏他躲的及时,不然他这条命还真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玉飞现在很郁闷,他不是没想过还手,他如果今天拼命了,也未必不能干掉老柳。你是大精通,我也一样是大精通,更何况我手下还有两千精锐。

可是,可是。老柳身后那些人是谁?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啊!

这时候从柳老身后,从漫天尘土中,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了。

熔岩城的火流星?那个李笑登门十多次都没请动的大神,他怎么来了?

南海边的老鱼头?他不在海边钓鱼玩,上这搅合什么?

大雪山里的冷长老?侯天航年年去拜会的世外高人?

黒木庄主黒木?他不是从来不管世事变迁吗?他怎么也来为难我?

还有…还有…那个一身金色毛发的战马上坐的到底是谁?难道是草原上的马拐子?那匹战马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马王?

猜对了,玉飞全猜对了。当金黄色的战马缓缓走到战场中时,所有的赤鳞马都畏缩了起来,一些胆小的马在马王的威压下,居然瘫倒在地。还有不少战马都吓的拉稀了。

不光是造化门的战马是这样,就连风大人带来的战马也都撑不住了。

风大人看着远处的故人,微微叹了口气,对手下轻轻挥了挥手,看样子他是想撤了。

不过老朋友相见,怎么也要大声招呼啊。老柳没有搭理谄媚的玉飞,快马向疯子冲了过去。

“疯子啊,怎么一见我就躲啊,难道老友之间不该亲热亲热吗…”

风大人急忙挥手让手下撤退,那五百骑兵知道自己根本插不上手,赶忙拨马向西疾行,只留下大人独自留在战场上。

“柳老哥啊,你追了我这么多年,还没放弃呢?想留下我,就看你的本事了…”

说完,催马向前,一人一马如同闪电一样直扑柳老而去。

二十多年没见了,昔日的好友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生死仇敌,没有温情,没有烈酒,有的只有生死相搏。

这时候的流火已经从哪个陷坑里爬出来了,那些士兵们早就被柳老带来的朋友给驱赶到一边去了。虽然玉飞满眼不甘的看着流火,但是他已经没有胆量下杀手了。

柳老和他的朋友们,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局面,今天这件事情已经很难善了了。

流火呆呆的看着疾驰过战场的师傅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师傅真正出手,真正的以命相搏。

没有华丽的招式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法宝,在师傅的马头前,流火只能看见一团耀眼的光芒。

力量,纯粹精纯的力量。流火根本就没法分辨这是什么力量,但他心里非常明白,这就是师傅经常说起的元气本源。

再看看西面冲来的那个黑衣人,不知道怎么回事流火心里对他非常的亲近,也许是他在流火最危难之时救了他一命。虽然不是专程来救他的,但他的行为毕竟给流火争取到了时间,如果没有他,流火肯定就死在那个陷坑里了。

黑衣人也没有什么花哨的法术,他的马头前有一只银光四溢的尖锐撞角,看那威名的气势,丝毫不比师傅的次。

高手过招只是一瞬间,当那两团光芒碰撞到一起是,整个战场冲起了一股磅礴的气浪,以他二人为中心,呈环形向四周喷射而去。

与此同时,天空中的乌云也被这股力量扯碎了,在他俩头顶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,而且那空洞越来越大。

笔直的阳光就照射在战场上,那画面是如此有质感,光明和阴暗同时出现在了天地间。

而那两个身影,已经完全陷入光芒中,谁都看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