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根战神传

草根战神传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8:05:57

最新章节: 《草根战神传》已经完本了,现在新书已开,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,更新已经进入正轨,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。新书书名:《星际猎国》链接:http://www.17k.com/book/698285.html简介:一个地球上的强盗、雇佣兵,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。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,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,在这个宇宙

014 凡人们的世界观

侯稳对流火的修行方式很无语,连带着对流火师傅柳供奉都很无语。他实在想不出,柳老为什么要用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来让流火修行。

难道这就是柳老口中的上古修行模式?难道古人都是一群变态?

元气反噬的痛苦有多大?侯稳很清楚,也很明白。但他知道,最清楚、最明白的还是地上昏迷的流火。

“你小子,看来昏迷成瘾了…”

侯稳虽然牢骚满腹,但也不能放下流火不管,赶紧抱起他,找了个舒服的房间安顿了下来。

见流火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,侯稳开始巡查这个小小的山谷,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。

结果让人很是失望。四周的绝壁连个缝隙都没有,唯一的两条通道已经完全崩塌了。侯稳展开神识慢慢的探查山体,发现四周的山体不仅坚固而且连绵不绝。

“看来用法术强行破坏是不可能了,挖一辈子也挖不完啊…”

后来侯稳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天空,希望能打破封在头顶上的那层光膜。

结果依然是失败,光膜借助了山体内部的水晶矿脉的力量。根本就不是他俩这点修为能够突破的。

失望归失望,不过收获还是不少的。至少这座庭院里的一切,蓝胡子都没带走。

大量的食物,成堆的财宝,还有小山一样的紫水晶。

侯稳看着这堆紫水晶,心中暗叹。

“我这是抽什么疯,非要陪他来找这些破东西。早知道直接带他去天都多好,随便淘换点宝贝都比这个强啊…”

这会儿,他恐怕早就忘了自己贪玩的心性了。

紫水晶没什么诱惑力,还是赶紧做点吃的填饱肚子吧。当侯稳走进厨房准备自己动手的时候,一个意外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厨房里居然藏着一个小姑娘。

这是一个十六七的小女孩,蹲在墙角正瑟瑟的发抖。见到侯稳进来更是吓的象小鸡一样缩成了一团。

侯稳很吃惊,因为他以为所有的侍女,都已经趁刚才打斗的时候跑了。

侯稳走到她的身边,蹲下身来轻轻的问道。

“你是谁啊?你怎么没跑呢?”

小女孩惊恐的看着他,拼命把身体往墙角里塞,嘴里还嘟囔着。

“她们…她们都不要我…她们都不喜欢我,没人带我走…”

侯稳看着缩成一团的小姑娘,突然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颤动、一阵心悸。

侯稳转身出去从房间里拿了一件长袍,丢给小姑娘。

“穿上衣服吧,这个样子真丢脸…”

看着小女孩身上那遮不住什么的轻纱,侯稳突然对蓝胡子异常愤怒起来。这种愤怒比刚才打斗时还要强烈。

“那个,死变态…下次让我碰见,直接弄死他…”

侯稳心中默默发狠,全然忘记了入洞府时他是多么的色眯眯,多么的猥琐。

小女孩换完衣服了,怯生生的站在墙边。

“你…你先做饭…做三个人的量,一会端到正厅去”说完侯稳转身离开了。

侯稳挑选了几块成色不错的紫水晶,把他们整齐的摆放在流火身边,慢慢的用元神催发着里面的元气。这些缓慢释放的元气,一点一点的滋养着流火。

这是侯稳知道的一种疗伤方法,对流火这种神识受伤的情况很有效果。

时间过了不久,流火终于慢慢睁开眼了。

“我睡了几天了?”

“咦…你还想睡几天?你闯了祸,还想美美的睡上几天?让我给你擦屁股?”

侯稳虽然嘴里嗔怪,但还是扶起了流火,又把现在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。

流火听后沉默不语,过了一会才说道。

“连累你了…”

侯稳看来是见不得别人道歉,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正在这时,那个小姑娘把饭端了进来。

在侯稳的追问下,二人知道了小姑娘的身世。

小姑娘叫白鸟,因为在她出生那天正好有一群迁徙的白色鸟群飞过,家里人就都叫她白鸟了。

白鸟出生在一个很小的渔村,父亲是个出色的渔夫,母亲最擅长制作鳕鱼干,一家人生活的非常美满。

可惜就像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,善良的人总是会遇到种种的磨难。就在白鸟十四岁的时候,她被选为祭品送到了水晶矿洞里。

“我在这里已经三年了,听后来的姑娘们说,我的父亲在一次出海的时候遇到了意外,没有回来。我的母亲因为思念我和父亲,也去世了…”

白鸟说完,低声的哭了起来。

过了一会,侯稳又问道“那些女孩为什么排斥你呢?她们干嘛不带你走呢?”

从白鸟支离破碎的回答中,侯稳和流火终于知道了答案。原来是白鸟的美丽惹的祸。

在这个山谷里,那些被选来的姑娘,并不是都如流火所想的那样凄惨。很多女孩刚刚到谷里是很悲伤的,但慢慢的她们发现山谷里的生活也很不错,衣食无忧,也没太多的工作,每天大量的时间就是玩乐。

慢慢的这些被监禁的女孩居然喜爱起这种生活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来山谷的女孩越来越多了,慢慢的里面出现了派别。那些先来的女孩集合起来排斥新来者,尤其是白鸟这种美丽的姑娘。

她们让白鸟做最累的活,还想尽办法不让白鸟接近主人。就这样白鸟被边缘化了,整天都是做最苦最累的工作。

就连今天的逃命,也没有人带上她。

听完白鸟的介绍,不知怎么的,侯稳心里居然有了一点点的轻松。

“哦,还好,还好,那个恶心的蓝胡子没欺负过她…”

侯稳心里有些轻松,但流火却很迷茫。

“她们为什么这样呢?被监禁的女孩怎么会跟那个施暴者一条心呢?”

听到流火的自言自语,侯稳非常的不屑,紧跟着说道。

“收起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吧,今天你的所作所为,其实是害了那些渔民…”

在流火疑惑的目光中,侯稳说出了他的道理。

蓝胡子如果从人性的角度看,确实是个卑鄙猥琐的小人。他贪婪、好色,甚至变态。但如果不考虑他的品德,而只是看他的行为的话,他也有他的价值。

天山岛的生存条件很残酷,不到半年的捕鱼期注定了这里只能维持较低的人口数量,和基本的生存条件。

但蓝胡子的到来,改变了这一切。虎鲨被消灭了,觉醒者的法力让海水不再冰冻。天山岛进入了一个繁荣期。

“这一切没有蓝胡子能行吗?蓝胡子对渔民们的索取,和他对渔民的付出怎么对比呢?到底渔民是得到的多呢?还是失去的多呢?“

“你只是看到了一个个失去女儿家庭的痛苦,但你有没有站在整个渔民族群之上去考虑问题呢?”

“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,能让渔民们感恩戴德?也许母子团圆的家庭会感激你。也许那些不用继续贡献物资的渔民会感激你。但这种感激能持续多久呢?”

“谁能继续维持大海不封冻?谁能保证不会有另一群虎鲨或者什么东西来占领海湾呢?”

“你能保证吗?你能在这常住?你不找你师傅了?你不探寻你的身世了?”

侯稳提出的一个个问题,挤兑的流火什么也说不出来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不过侯稳显然不想放过他,又对流火说出了一堆大道理。

“凡人啊…哦对不起,我知道你很讨厌这个称呼,但也只能这么称呼他们了…”

“凡人天性是短视的,天性是自私的。他们只看眼前的小利而放弃长远的大利…”

“渔民们拿出各种财物来供奉蓝胡子的时候,所有人都会选择性的遗忘蓝胡子对他们的付出,而只是对自己失去财物这件事耿耿于怀,甚至低声咒骂…”

“失去女儿的家庭是悲惨的,我很同情。他们可以哭泣、愤怒,甚至咒骂,这些情绪的发泄我们都可以理解。只是你想过没有…”

“如果有一天他们不用奉献自己的财物和女儿了,就像现在一样。你真的以为他们会快乐吗?”

“如果他们不快乐,如果他们反悔,如果他们又想献出自己的财物和儿女。这个时候你要怎么办?把蓝胡子再抓回来?”

当侯稳还要继续他的演讲时,白鸟急切的插嘴道。

“不会的,我们不会的。我们想要平静的生活,我们讨厌欺负我们的蓝胡子…”

侯稳看着眼泪汪汪的白鸟,咽下了后面的指责,转过头看着流火轻声说道。

“渔民们出海前都要祭拜海神。他们拿出几片鳕鱼干,几杯淡酒,向海神祈祷…”

“他们祈祷海神能够保佑自己满载而归,他们祈祷自己平安归来,他们还祈祷自己的幸福…”

“呵呵…一本万利的买卖啊!几片鱼干,几杯淡酒,就想换来满仓的收获?这是何等的贪婪…”

“他们想当然的认为,神是善良的,一定能满足他们的要求…”

“事实果真如此吗?其实他们的心里最希望的是。神变成个大傻子,一个不识数的大傻子…”

“他们幻想着,拿着一个银币去买东西,却找回来一大把金币…”

“这就是凡人面对神的真实心态,也是凡人面对我们这些觉醒者的真实心态…”

说完,侯稳转身离去,留下了目光呆滞的流火和白鸟。

饭菜已经凉了,可是所有的人都忘了吃。